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校友园地 >> 校友风采 >> 正文

映在母校脸上的彩虹 ——传记文学作家陈廷一

发布日期:2019-04-15     作者:     点击:

映在母校脸上的彩虹 ——传记文学作家陈廷一

陈廷一,笔名晨光、常青、程广,1976年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文学创作专业班。现任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,原任中国大地出版社副总编辑、编审、国土资源部高级职称评委。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2005年荣获中国优秀传记文学作家“十佳”称号。2011年入选“中国当代人物传播百家”。20148月开创基尼斯纪录,荣获“个人撰写、出版传记文学专著数量之最(101部)”称号。

其代表作为:《宋美龄全传》、《宋霭龄全传》、《宋庆龄全传》、《蒋介石全传》、《孔祥熙大传》、《孙中山大传》、《许世友传奇》、《贺氏三姐妹》、《毛氏三兄弟》、《宋氏三兄弟》、《天地良心.万里在安徽》、《四大家族:蒋、宋、孔、陈》、《共和国的红舞鞋——陈爱莲传》等。


春城苦读夜连曙,京华泼墨世当殊


陈廷一是1947年出生于河南鹿邑县,是“老子”故乡人,自幼便受道家文化的熏陶,养成了空心青竹,低调做人,厚德载物,默默作文的精神。1966年高中毕业,1968年从校参军,来到长白山白桦林中站岗放哨,开始写作枪杆诗,1976年初调任为《工农兵编辑》的编辑部小说组编辑。而正是在这一年,陈老遇到了一生中的贵人!吉林大学的大教授、大诗人吴开晋。吴开晋老师告诉他吉大作家班要招生,自己是主要负责人,学员不考试,凭作品入学,这时,他要求做学员,吴老师说你作品多,有创作经验,就当老师吧!在他的坚持下当了首届学员,兼职班长、支部书记。说到这里,陈老特别激动,正是因为吴开晋老师的极力推荐,他才得以进入吉林大学读作家班,更是由于自己对知识的渴求和对时代的把握,才能坚定的在作家的岗位上越走越远。回忆当时的作家班,陈老师说外国文学讲的特别好,让自己吸收到了西方的一些东西,扩大了自己的视野,同时在课堂上日复一日的练笔和习作,让自己对小说这一文学体裁的发展脉络更加了解,写作的过程中底气更足,懂得了怎么才能把一个人刻画得栩栩如生,与读者的心灵相通,满足读者的阅读需求。他说,在吉大的日子里,和老师之间那天南海北的交流、胡吹海谤的嬉戏,还有那温情脉脉的友谊,为大学生活构筑了一个永远难以忘却地斑斓似锦的梦。那母校恩情如泉涌般连绵不绝,在自己创作遇到瓶颈的时候,吴开晋老师给予思想上的指导和精神上的支持,在创作稍有成就的时候,吴开晋老师为他写了勉励和赞颂之词。所有的这一切,就像是润物之春雨,无声而有力。从事传记文学30多年,陈老成就斐然,已出版了

108部书。过去“著作等身”只是一种创作成就的形容,只是一种创作前途的憧憬。但是中国作家界这种憧憬由我们母校师兄陈廷一先生童话般地实现、抑或创纪录了。最近国内在传记文学界有一种评论——“南叶北陈”。南叶:叶永烈,上海人,叶写北京的“四人帮”而闻名于世;北陈:陈廷一,北京人,以写上海的“宋氏三姐妹”而成名。如今,陈老七十高龄,仍然笔耕不缀,用钢铁一般的毅力铸就着传记史上的传奇,陈老说作为吉林大学的学生,他特别地荣幸,事实上,母校也深深的为他自豪和骄傲!因为他用人品和作品诠释着对历史的尊重,对文学的坚持和对天下的关怀。而这种精神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!说到这里,陈老自豪地讲道他的一家三口都是吉大人,女儿陈洁是吉大校花,和他都是中文系一个老师教的,也出版了8本文学专著。还有女婿,吉大工商管理学院毕业。如今他们都在国外工作。那止不住地欣慰笑声中闪耀着暖暖的彩虹,我相信这就是传达给母校栽培启蒙的无限感恩!


当代文坛创奇迹,历史名人绘百图


如果说母校给他创作提供了扎实的知识功底,那么他的动力又来源于哪里呢?这是无数师弟师妹想要寻找的答案?陈老用他创作甘苦浸泡出来的真知灼见,深入浅出的回答了我们!答案启人心智!

陈老师着重提出了两点动力:第一、贫穷是一种财富,也是一种力量。穷则思变,贫穷是一种志气,贫穷更像一张白纸,给人一种创造,给人一条新路。有人说贫穷是成功的桎梏,陈老说贫穷是通向成功的大门。它是一个成功者成功前的炼狱。真正的大家,在成功的路上都有大的磨难。这就应了老子的名言至理——“福祸相伏”的原理。接着陈老师回忆了自己的童年生活。“我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子弟,我是吃地瓜干长大的血性男儿。我的中学时代是共和国三年困难时期渡过的,加上苏联逼债、撒走专家,可谓天灾人祸。与那时比,今天是盛世。我生不逢时,幼年丧父。从记事起,没吃过一顿饱饭。那时我还在县中学念书,靠小脚母亲一天记二个工分,是供不起学生读书的,辍学已是一个面临的现实问题。可是伟大的母亲却做出了惊人的抉择——那怕要饭,也要供儿子上学!就凭这种信念,我以第一名的成绩升入了高中。就在19665月我以摸底考试前五名的成绩,喜迎高考的时候,“文革”一声闷雷把我的大学梦击得粉碎。虎困龙潭,我欲哭无泪。天无绝人之路。就在大学无门的情况下,我毅然决然穿上了绿色的军装,来到了北国边防,开始了军人之旅和我枪杆诗的写作。1985年告别绿色军营时,我已是团职干部,长篇处女作《许世友传奇》已问世。有了一就不愁二,从此我的创作一发而不可收拾,接二连三地抛出新作,令朋友刮目相看。然后又凭着我个人的智慧和实力,又从省城石家庄市以作家之名调到首都北京。应该说我的一切实力都源于贫穷、源于母亲、源于家乡,源于母胚的创造力。“映在母亲脸上的彩虹”,是我奋斗的力量。我以前的不少的奖状,包括中华宝石文学奖,都是映在妈妈脸上的彩虹。应该说我的3000多万文字的作品都是贫穷给我的一种毅力,一种坚守,一种意志。试问有了贫穷“这碗饭”垫底,还有什么样困难不能克服,还有什么样火焰山不能通过呢?”

第二、军旅生涯也是一种财富,也是一种源动力。在陈老鹿邑高中毕业后,进行了应征入伍。从战士、班长、排长、指导员一直到到营团职干部,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台阶走了上来。他说:“秘诀就是别人不干的我来干,比如掏厕所。我参军入伍来到长白山脚下哨所,那时20多岁,血气方刚。我爱看小说,爱读传记,但从没有做过当作家的梦,那是可求不可及的。白桦林的边防哨所,虽然生活单调枯燥乏味,然而那里的自然美景却在触动我的创作灵感。那里山青水秀,天最蓝,云朵最白,白得像家乡的棉花。那里的水最清,清得能照出人的面颊。那里的空气清鲜,鲜得让你留恋。那里是东北虎出没的地方,还有东北熊。每到夜幕降临,外出巡逻时你会害怕,也会想入非非。“头枕边疆的云月,脚踩大地的长白”,枪杆诗就这样从我的心坎淌流出来了,居然变成了铅字块,在吉林日报、在大江南北传颂,这对于年轻人是多么大的鼓舞啊!白桦林哨所给了我诗意的幻想,部队生活给了我创作的体验,部队教育给了我标新立异,部队作风给了我雷厉风行。我的创作理念是: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。”可以说,军营是陈老的一种财富,是陈老腾飞的基地。


忧国忧民肝胆照,呼唤呐喊笔下出


问起陈老的创作?他说可以用“四级跳”来形容。下面我们一起来听听陈老那鬼斧神工的创作灵感吧!  

“一级跳是当年在“活人不能立传”的时候,我写出了《许世友传奇》三部曲,发行100万之多,一炮走红;

“二级跳是接着又在“海峡两岸冰封”当儿,又推出了《宋美龄全传》,引起了国人的一片惊骇。

“三级跳是大家都追求通俗的时候,我却进军严肃文学,写出了《天地良心——万里在安徽破冰的日子》,道出一个真实中的万里形像。被国外媒体评论为:万里,中国共产党员的良心代表;陈廷一,中国作家的良心代表。

“四级跳在大家都在关心个体命运的时候,我却写起了环保作品来关心人类命运,我及时推出了长篇报告文学《皇天后土》,又是一片天地。我觉得,智者不仅是脑子的转型、聪明,更重要的是视野的开阔,他心中必须装着社会,装着人民,装着责任,做一个人民作家,情为民系,话为民讲。”陈老如是说。




惊人毅力谁不赞,作家群中破纪录


陈老这些年创作,创得了多个第一:第一个走进人民大会堂开作品会的作家;第一个换笔用电脑创作的作家;第一个被青岛出版社买断的作家;第一个出版百部书的作家;第一个盗版书最多的作家;第一个获得文学基尼斯纪录(传记)的作家;第一个以一部作品打倒一个市长的作家。总共“七个第一”。他说:老实讲我的创作得益于“三中全会”的春风。严格意义上说,我是一位平民作家。我很平凡,出身于农家,祖上几辈都是庄稼人,不要说一生出版百部书,就是一本书也让我心满意足。我个人的成功,应该感恩这个时代,归功于这个时代的改革开放。这就是我一个平民作家百部书出版的全部秘笈。

陈老还说:“纵观这百部书的出版。一是靠我的勤奋坚持和家人支持;二是靠扎实务实的采访和写作;三是靠不忘人民,坚持底线的操守。”那秘诀具体是什么呢?“我每天规定5点起床,8点半准时上班。这样一天能挤出3个小时创作,写三千五千字,数十年如一日,催生了百部书诞生。同时全家动员,人人上阵,我的太太提前辞呈了工作,帮我打字,校对,又是我的司机、司养员、娱乐员,陪我下棋、打乒乓球,军功章也有她们的一半。当然在写作的过程中,一定要做到了扎实的采访,就像创作处女作《许世友传奇》,当时我还是一位20壮岁的热血青年,一位业余作者。我为了重走长征路,实地采访,有三个春节,行走在长征路上,迎着远方传来的喜庆鞭炮声,默默为亲人祝福。饿了啃口干粮,渴了饮口山泉水。一路下来,人瘦了一圈,掉下了20多斤肉。然而却换来了厚厚几十本采风日记。正是做到了务实,我的作品才能写得圆满、丰润,有章法,才能做到有虚有实的去写,才能真正像文学作品一样,来自生活,高于生活,更有时代性。那如何才能要写出无愧时代、无愧人民的作品呢?就是心中必须装着“人民”二字。要有自己的行为准则,要有做人做文的底线。我的书不仅畅销,盗版也多,但这也正说明了我的书有大众性,可读性,我很欣慰。可以说我是平民作家当之无愧。说到底线,作家底线也是老百姓的底线。比如说2012年的河南周口市“平坟风暴”。我是反对者。认为它击破了我做人的底线。短短的三个月,340万座坟墓从地球上消失,所以我挺身而出,扎实采访,写出了《魂殇——周口平坟风暴的调查和冷思索》,发在《北京文学》头条,撼动了这场平坟风暴。打倒了一个拥有千万人的市长。这不是玩笑话,是真的,说明笔杆子也可“杀”人的。” 陈老顿字铿锵,掷地有声,让我看到了一个大写的人字。而这样真实感动,苦口婆心的故事,相信是老校友传递给母校和校友最大的信念吧!


巍巍一座山,寄语吉大人


陈老像一座巍峨的高山,行走的每一步都是所有校友的骄傲,更是时刻映在母校脸上的彩虹。他的话语中始终饱含着对作品、对人民的尊重。敏锐的眼光总能抓住别人想不到的突破口去超越时代!坚信自己的道路和眼光,始终保持着作家的基本原则,因为最大的困难已经度过,所以留下的就是最最纯真的信念,那是一种超越别人眼光的底气,是一种超越自我的硬气,想的不再是小家,想的是天人合一的大家,当一个人将自己和自然统一起来,那我想他的内心必然是强大的,无坚不摧的,他的世界必然是要一个感恩的的世界!

对于后劲,他说现在吉大的每一个学生都是状元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吉大历史悠久,办学规模宏大,校园环境幽雅,人才培养多多,学校越办越好,大家都是受益者。未来的这片土地就是你们的,让大家抓好利用好吉大这个大资源,去学习 ,去积累,之后到社会上去历练,去发展,时代怎么走,就紧跟着时代走,为未来社会作出贡献!而陈老师就像是他那个时代长河里的舵手,始终用自己的信念推动着这艘大船,使出了最最漂亮的涟漪!洞悉着澄澈水中的历史,体悟着深渊海里的文明。涤荡我们每一位校友的心灵!(来源 吉林大学校友会)




版权所有:吉林大学文学院    ©   Power by
地址: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:130012 联系我们